欢迎您访问遂宁民间网浏览信息!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以社工组织助力社会管理 ——专访中山大学社会工作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罗观翠教授

时间:2013年06月08日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字体:

 

●专家简介:

  罗观翠,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教授,中山大学社会工作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曾任香港城市大学社会科学学部主任,研究方向为社区工作、社会福利、社会工作理论与实务,著有《社会工作实务》、《社区服务与社区发展》等著作,在《Women’s Studies International Forum》等国际一流期刊发表论文多篇。

  社工素有“北斗星”之称,意指社工能够帮助迷失方向的人们迷途知返。

  省委十届九次全会和市委十届十一次全会提出加强社工人才队伍建设,这是否意味着社工迎来发展“春天”,社工能否担负社会管理重任?近日,中山大学社会工作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罗观翠教授就此接受了佛山日报记者的专访。

  谈起现状,罗观翠信心满满,认为社工以及组织搭建民众、政府沟通桥梁,可以承担社会管理重任;谈起前景,罗观翠心存谨慎,提醒社工需要长期实践和潜心积淀,应理性处理质量和数量之间的关系。

  社工搭建沟通桥梁

  “社工组织可在民众与政府之间设立一个缓冲地带,搭建沟通桥梁,使民众亲近政府,消除隔阂和冲突。”

  记者:省委十届九次全会将社工比喻为“解决社会矛盾的医生”和“社会建设的工程师”,社工及其组织在缓解社会矛盾,加强社会建设方面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

  罗观翠:社工的作用主要是体现在事件发生之前,因为社工深入基层,了解基层的情况,可以在问题发生之前介入,提供服务,预防社会问题的发生。

  当前,一些政府部门与群众仍存在一些隔阂。宏观上,社工组织可在民众与政府之间设立一个缓冲地带,搭建沟通桥梁,使民众亲近政府,消除隔阂和冲突。微观上,社区很多问题的解决需要大家坐下来商榷,慢慢磨合,这就需要一个通畅、透明的渠道。社工组织能够创建这种平台。

  记者:能否谈谈社工通过什么方式来实现这种功能?

  罗观翠:最基本的一点是通过社会工作可以让居民感到有人关心他们。任何人都需要关心,特别是在城市化发展过程中由于人际关系变得复杂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很多人缺乏安全感。

  以前我们认为满足群众的需求就是满足他们的物质需求,而忽视了心理、情感、精神方面的需求。社工的积极工作,可以弥补这方面的缺失。

  具体来说,比如社工发现社区内某人有问题,那么就可以跟他聊聊天,了解他的困难后,积极提供渠道帮助他们解决。很多时候悲剧性事件的发生源于一念之差,其实一点点的关心就可以帮他们跨过这个坎,从而减少犯罪、自杀。

  记者:业内人士认为“和谐社会”的提出预示着社工春天的到来,发展社工组织对和谐社会的构建意义何在?

  罗观翠:社工制度起源于西方国家,与工业化、城市化、市场化的进程息息相关,可以说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解决社会问题,化解社会矛盾的一项制度创新。

  社工以利他主义为指导,以科学知识为基础,运用科学方法,开展助人服务,发挥着解决社会成员困难、维持社会秩序的功能。其最基本的功能是照顾弱势社群。

  购买公共服务将成趋势

  “‘小政府、大社会’是必然趋势,政府将不断收缩功能,不再无限放大功能,这些放权后的职能将由社工机构承担。”

  记者:佛山市委十届十一次全会提出,大力培育发展以社会公益服务为重点的社会组织,让社会组织协同参与社会管理,你觉得社工机构能否担此重任?

  罗观翠:在基层社会管理中,社工组织有着独特的优势。他们依托政府支持,通过宣传倡导、组织动员、资源协调,充分调动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有利于整合社会资源,降低社会管理成本,提高社会管理效率;有利于形成政府调控机制与社会协调机制互联、政府管理力量与社会调节力量互动的社会管理网络。

  记者:与其他社会组织相比,社工机构协同社会管理的优势在哪里?

  罗观翠:首先,社工机构的群众属性相比其他社会组织更加明显。社工机构的诞生,是为服务群众而来,它的使命和价值在于关心群众、服务群众。

  其次,社工机构十分关注社会事件,与其他社会组织关注行业事件相比,视野偏向社会领域。例如,经济组织关注企业,行业组织关注行业,工青妇关注自身服务群体,而社工机构则不一样,它的关注范围包括则整个社会和居民。

  此外,在专业性方面,社工从业人员经过严格的专业训练,具备专业素养,这是多数社会组织以兼职人员为主所无法比拟的。

  最后,社工主要是通过向社区、居民提供多样化的服务,让人们联接起来。在服务当中,使得社区里不安定的因素瓦解,帮助社区中的弱势群体,通过减少社区内部的摩擦与不安,从而社区也就变得更加和谐。

  记者:作为社会组织,社工机构承担着一定社会管理职能。佛山委托工青妇向社工组织购买公共服务,这是否将成为一种趋向?

  罗观翠:向社工组织购买公共服务,有可能成为社工机构协同参与社会管理的方向和趋势。从长远来看,“小政府、大社会”是必然趋势,政府将不断收缩功能,不再无限放大功能,这些放权后的职能将由社工机构承担。

  例如,像佛山提出要逐步从“万能政府”转变为“有限政府”,从“撑船”转变为“掌舵”,让出管理与服务空间,让社会组织和民众真正融入到社会管理与服务领域中来,使每个公民都成为社会的主人,使社会各方都成为社会建设的重要力量。

  广佛模式是发展主流

  “广佛社工运作模式是内地社工制度发展的主流,也是以后发展的方向所在,关键是如何进行自上而下的制度创新,推进社工的规范化发展。”

  记者:国内各个地方的社会工作制度都不太一样,各自有各自的运作模式,像上海、深圳发展较早,能否比较一下他们的优劣?

  罗观翠:上海的社工组织从政府办的非政府组织(GONGO)到NGO,上海模式的优点是具有很强的推动力和执行力,缺点是政府的力量过分强大,容易让社团组织产生依赖性,难以形成自主运作的机制。

  “1+7”文件是深圳社工模式的主要依据,政府出资,由社工组织来招聘社工,再由社工机构派出合适的社工进入到购买服务的单位,开展专业服务。其优点是充分发挥了民间组织的力量;缺点是社工零星地分布在各个购买服务的单位中,淹没在传统工作体系中,容易失去专业自主性,忽视团队合作,导致服务质量很难保证。

  记者:广州、佛山近些年政府不断加大对社工发展的力度,他们也都形成了自己的运作模式,您觉得广佛社工发展得如何?

  罗观翠:经过近些年的发展,广州的社工运作模式逐步形成以草根NGO、高校参与、政府支持的多元格局。政府购买服务的过程中将各项服务经过专家的论证进行项目化,通过招投标或者其他的方式让专业性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进行购买。

  佛山则通过政府委托购买社工服务,在具体做法上有自己的探索和创新,像顺德容桂,但总体上的运作跟广州相似。

  记者:广佛模式的优点是什么?以后社工模式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

  罗观翠:广佛社工的发展是自下而上的,这种模式重视民间NGO和高校社工系的参与,保持其专业自主性;同时服务项目化管理,可促进服务质量的提高,并与国际接轨。

  其最大的优点,是政府购买服务,机构全权负责,问责性强,效果好。

  可以说,广佛社工运作模式是内地社工制度发展的主流,也是以后发展的方向所在。关键是如何进行自上而下的制度创新,推进社工的规范化发展。

  自我监管尤为重要

  “如果社工组织自我监管到位了,不仅有助于推动社工行业的健康发展,同时对其他行业也有借鉴意义。”

  记者:国内发展社工的时间不是很长,能不能谈谈社工组织在发展中有哪些不足和局限?

  罗观翠:社工组织的体制方面还不是很完善,缺乏自我监管和规范财政运作的机制。NGO组织能否管好自己的财政运作关系到整个行业的形象。

  当下,NGO组织的服务水平参差不齐,如果管理不善,又不认同社工理念,很容易导致NGO组织把提供社会服务当做生意来做,这样公益性就无法得到保证了,社工的职业操守也会受到严峻的挑战。

  如果社工组织自我监管到位了,不仅有助于推动社工行业的健康发展,同时对其他行业也有借鉴意义。社工提倡“助人自助”,如果这种理念能普及到全社会,那很多事情就不用政府来监管了,如“瘦肉精”猪肉、小区垃圾等,这些都是可以通过内部监管解决的。

  记者:那么,怎样改进不足呢?政府在推动社工组织发展方面有何作为?

  罗观翠:首先,政府不能简单地购买服务就完事了

(作者:未知 编辑:bianji2)